董宇辉火了,其他转型做主播的教培老们怎么样了?

凌晨时分,“东方甄选”直播间在“英文小课堂”中结束直播。

千里之外的河南郑州,曾是教培老师的陈娟雅妮也走出了直播间,结束一天带货主播的工作。

一年以前的他们或许都不曾想到,自己会从一份教书育人的职业跨行到直播间卖货。

新抖数据-声量查询“董宇辉”

据新抖数据,“东方甄选”创下了,直播间里娓娓道来、引经据典的董宇辉。

甚至有直播机构开始专门招聘有老师从业经历的主播,这和半年前一些公司招人特意标注“不接受教培行业经验”的态度大相径庭。

左:东方甄选招聘介绍 右:某直播机构招聘介绍

经年累月训练出的表达能力和语言能力,让老师们带起货来游刃有余,但两种职业仍有本质上的不同。老师主职是传道授业解惑、作息相对规律,而主播工作本质是销售、还要常常昼夜颠倒,。

直播带货能成为教培老师的下一站归宿吗?哪些老师更适合做主播?转型过程又会遇到哪些困难和挑战?我们和一些转型直播带货的前教培老师们聊了聊。

2021年12月,在新东方宣布转型直播带货的同一个月,陈娟雅妮也踏上了抖音带货主播之路。

这不是她第一次转变人生方向。毕业后她做过文案策划、活动执行,后来进入教培行业,做了两年的小升初辅导老师,就遇到了“双减”的裁员大潮。

陈娟雅妮的第一次带货直播是卖大枣,在线只有十几个人,但她至今都忘不了当时的紧张感,整个人手足无措,还要面对很多突发情况,比如违禁词、突然黑屏等等。下播的那一刻,她仿佛才找回自己,如释重负。

“老师和主播都是靠嘴皮子,因为带过学生,也要应对很多突然情况,有讲课的经历所以不会怯场,直播状态比较自然,不会僵硬和尴尬,逐渐就驾轻就熟了。”

尤其是账号数据起不来的时候,陈娟雅妮会被挫败感淹没,也开始怀疑自己天天忙碌的意义是什么。

转型之路并不好走,选择到TikTok直播的Joanna也面临相似的处境,“”。

Joanna从2018年进入教培行业,先后在海南、成都等地做过英语老师。今年年初,所在的教培机构倒闭后,她想到自己大学专业是电子商务,又有英文优势,决定到TikTok试水直播。

“其实我也知道很多口号都是卖课的宣传,但我也要试试。”

真正开始做起来之后,Joanna发现TikTok出单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市面上宣传的一场成交2000磅的太少了,大多数直播间的客单价还不到1英镑,每个从业者都在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

陈娟雅妮在逐渐适应直播的节奏以后,不到一个月便迎来第一场业绩小高峰,两小时卖了两万元左右的零食,这对于新账号和新人主播,算得上不错的成绩,“能做的就是努力撑住,一秒钟都不停地介绍产品”。

还有一些教培老师,虽然没有自己成为带货主播,但也切入了直播带货赛道,做起了培训或是孵化生意。

Shirly是英语专业出身,曾在新东方任职英语老师。2022年2月,

在Shirly看来,自己其实并没有完全脱离教育行业,只是从学科教育转做了成人教育。她的工作以招商和培训为主,孵化英语口语好的主播,“我预计今年8月TikTok会迎来小爆发,2023年可能会全面爆发”。

做得了好老师,就能成为一名好主播吗?

这种带着些不确定的自我怀疑,横亘在每一位转型的教培老师心头。

Joanna大部分前同事,从教培机构离职后,

智联招聘《2021教培行业人才市场分析报告》

老师和主播的相似之处在于,都需要在台前表达。

但同时,他们的转型也有许多门槛限制,从要不要做、能不能做到会不会做。

心态是第一道门槛,只有愿意做销售才有可能做好。

“东方甄选”的主播们常常用英文自我介绍说:

董宇辉在视频中透露,转型初期他也曾无比迷茫,差点就要签离职了,在新东方在线CEO孙东旭“我们总会找到出路”的鼓励下,他留了下来。

他曾问自己的奶奶:“如果有一天我变成卖菜的你怎么看?”奶奶说,“挺好,只要你健康就行”,从此他心中的负担和包袱终于彻底卸下。

而陈娟雅妮之所以能迅速适应角色,是因为她曾有跟随父母卖东西的经验,并不抗拒销售的工作,甚至有些喜欢。她觉得,无论做主播还是老师,本质都是打工人。

从三尺讲堂到直播间,从受人尊敬的老师到被千万网友围观点评的主播,心理落差是难免的。

Shirly很能理解这种落差感。她曾任职的新东方,,只需要做好教学,“上课有学生认真听讲,但直播有可能再卖力气也卖不出去,这就是差别”。

更不用说有些网友东西不买、还会有不礼貌的攻击发言。董宇辉和“东方甄选”的另一位主播七七,都在早期被不友好的网友攻击过长相,这是做老师的时候几乎不会发生的事情。

“做老师和主播最大的区别在于受众不同,直播可能会遇到变态的客人,不会有老师那种被人尊重的感觉”,Joanna对此也感同身受。

做自媒体是锻炼镜头感的方法之一。陈娟雅妮在工作之余经营起小红书账号,发布了64篇笔记,积累了2600多个粉丝。虽然账号体量不大,但视频里的她十分有感染力,唠嗑式讲述着自己的工作经历。

据深网报道,新东方员工透露,

如果没做过自媒体,其实网课的经历也能锻炼老师的镜头感。近期大火的董宇辉、顿顿、yoyo和七七等主播,都曾是新东方在线的老师,有不少网课经验。

在Shirly看来,网课和传统线下的老师是有区别的,“网课老师转型主播,在镜头感和互动性上会更适应。因为网上隔着屏幕,只能通过评论区互动,反馈是延迟的,和线下授课不一样”。

老师们愿意做多久的带货主播?

尽管直播带货事业已经逐渐走上正轨,但陈娟雅妮并没有长期做主播的打算,她有想过之后可能会去做幕后运营等工作。

是她最在意的,教培老师们多在白天上课,而主播常常需要昼夜颠倒。

“直播带货是拼流量的工作,而各大平台的流量高峰期都在晚上甚至三更半夜,目前直播是24小时排班,两小时一换班,最晚的班在凌晨1点。两小时不停地保持情绪亢奋地说话,很容易疲惫和心累,嗓子问题会有出现声带结节等问题”,陈娟雅妮告诉新榜编辑部。

做海外直播则需要配合当地的时区,做英国站的Joanna直播时间在下午一点到五点,刚好是英国夏令时的晚上八点到十二点,“最近数据不是很好,老板想让我测试一下晚场,比如晚上五点到十点开播”。

Joanna觉得,互联网的变化实在太快了,直播带货的玩法一天一个样,而老师只需要在固定的知识上面推陈出新,这是两种职业底层逻辑的不同。

在做英文主播之前,她曾有过创业的念头,“还好我没冲动创业,现在我刚好可以学习,再观望一下,把跨境电商这条路跑顺以后,再考虑把它当作副业还是创业”。

实际上,“北上广杭”动辄高薪挖人的“繁荣”只是少数情况,教培老师和带货主播在非一二线城市的底薪一般在几千元。

陈娟雅妮居住在河南,她透露无论是做教培老师还是做主播,底薪都在四五千左右,做老师时绩效奖金看课时费,做直播时提成根据产品和每月销售额情况,卖十万块能拿到600块钱提成。

在教培行业工作三年多的Joanna说:“工资上万的时候屈指可数,绩效好的时候才能过万,现在做海外主播底薪也是几千,提成寥寥无几。”

图源:小红书用户截图

话虽如此,。在豆瓣、小红书上,有不少教培老师分享自己转型找到主播工作的帖子,吸引了很多人跟帖询问具体工作内容和待遇情况。

在这种大背景下,Shirly创业的主播培训孵化项目也许会有更大的市场和机会。

6月20日,俞敏洪也在一场直播中透露,未来可能会开新东方电商学院。他认为做电商直播的网红、主播,都需要一种文化培训,以此提高主播的整体水平层次,如果成立了,他会亲自去上课,也会让董宇辉等著名的主播去上课。曾经的老师们也许会以另一种方式回归。

直播圈里的“新东方”正在悄悄成长,教培老师中也许真的会诞生下一个直播天王。